美军舰机频繁现身台湾海峡 国防部"三个严重"回应


小陈无奈地表示:“现在对国内的家人只能是连蒙带唬了,因为他们确实很担心,也只能告诉他们,放心,没事儿。”

小陈,沈阳人,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在读博士,5月份面临重要的毕业答辩。

在3月12日居家办公之前,Wendy每天早上都要赶地铁去上班,早高峰人挤着人。那个时候,纽约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,而且每日递增。因为经常听到现亚裔戴口罩被霸凌的事,所以Wendy不敢在车厢内戴口罩。

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,但正在读博的小陈选择留了下来。

Ella是成都姑娘,在纽约一所大学读书,今年大一。

专家组主要任务是与当地医院和专家开展经验分享与交流,介绍中国抗疫经验,结合老方防疫措施和诊疗流程,对老疫情防控、患者治疗和实验室工作提供咨询,为老医务人员和社区防控人员提供培训和指导等。专家组随行还携带了由云南捐赠的医疗救治物资,包括全自动核酸提取仪、Bio-Rad荧光定量PCR仪、EP管离心机、1万份核酸检测试剂等一批实验室核酸检测仪器设备、试剂和耗材,10560只医用N95口罩、6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、6000套医用防护服等医疗防护物资及一批中西药品。

他告诉记者,学校发了好多封警告邮件,提醒到了当地人袭击了戴口罩的人。有一名美国男子刺伤戴口罩的亚裔男性,也有人计划乘乱在街边点垃圾放火,还有进楼偷包裹。小陈开玩笑说:“我已经俩星期没出门了,今天又冒死出门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。”

小陈说,关于是否回国,他和几个朋友之间认真商量过。因为5月份面临毕业,毕业以后还得在美国做一阵子研究,担心现在回国之后,会因为签证和航班的问题,阻碍之后的学习和研究。

当时,中国的疫情还没有完全暴发。但安全意识极强的Ella还是提前备上了个人防护物资,行李箱里放着100多个口罩,“可以多次使用的N95口罩带了40多个”。

北京时间3月27日凌晨,Wendy告诉记者,今天感觉已经好多了。如果后面病情加重,她有可能会去诊所,但是特别担心交叉感染。Wendy说,她的一个朋友也是轻症,但由于检测时间早,结果出来了确为阳性。那个朋友在家呆了十多天,药都没吃也就自愈了。